精选2015激励人心的励志的句子大全摘抄,人生经典励志名言名句大全阅读,一句话经典语录集锦,搜罗古今中外名人励志故事大全 [Ctrl + D 收藏本站]
当前位置: 励志文学天地网 > 名著 >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> 中国古代武侠小说 > 白眉大侠 >

第十九回 闯三关群雄赴会 施诡计赌斗输赢

2016-11-02 16:19 [白眉大侠] / 阅读次数:

就在开封府的老少英雄进入阎王寨的同时,蒋平把圣手秀士冯渊、打虎太保展国栋叫到马前,告诉他们带八个仆人留在鬼门关外,随时探听山里的情况,及时禀报大同府,不得有误。这就是蒋平的一精一细之处。外面留了十个人,余者都进了鬼门关。进关之后,人家把吊桥扯起来,城门紧闭,落下千斤闸板,城上摆着几十张桌子,顶上搭着凉棚,备有茶水点心。车新远、金大力围前围后殷勤招待着。徐良眼珠转动着,往左右看了看,没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,看来他们不准备在这里下手。徐良喝了口水问车新远:“车壮士,飞剑仙朱亮在什么地方?”“噢,他们都在里面恭候,从这儿到里面还有四十里路,等大伙儿吃完点心,喝完水,由我们两个陪着你们一同进山。”大伙儿休息了片刻,从鬼门关城上下来,又纷纷上马,由人家领着进山。这山道逐渐拔高,可是路面修得挺平整。这也是黄伦数年来的心血,是喽罗兵带领抓来的老百姓开出来的,能并排行驶四五辆大车。时间不大,来到了第二道关口“断魂关”。抬头一望,这关口好像生在云雾之中,隐隐约约,旗幡招展。此时,早有流星马到关上禀报,徐良他们的人马刚到关前,就听炮响三声咚、咚、咚,吱呀呀,关门大开,放下吊桥,从里边拥出一伙儿人来,看样子约有五百左右,手中寸铁不拿,穿着长袍短褂,服装整齐,每人胸前佩带一朵红花,雁翅形往两旁一分;再一看,正中央走出一人,徐良认识,他正是金镖侠林玉。他身后跟着四名偏副寨主,黑的、白的、丑的、俊的,什么模样的都有,徐良不认识。林玉今天穿了身新衣服,头戴鹦哥绿的扎巾,身穿鹦哥绿的箭袖,外罩银灰色的英雄氅,腰中悬剑。自从砸牢反狱,他被救回阎王寨后,便使劲营养,恢复得挺快,如今脑门儿锃亮,鼻头儿闪光,跟当初判若两人。大伙儿一看,林玉亲自接出来,赶紧甩镫离鞍下马。徐良冲林玉一抱拳:“我当是谁呢,闹了半天是老朋友,久违久违。”“哈哈!徐三将军,您能赴英雄会,我非常高兴,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,欢迎欢迎!我代表我们王爷和所有的英雄在此恭候诸位,里边请!”大伙儿进了断魂关,关上也备了酒菜,给大家接风。可现在谁能吃得下啊?众人略坐片刻,讨口水喝,由林玉陪着,继续往前赶路。走了不到二十里,就到了阎王寨的正门。正门是石头牌楼,古香古色,门两旁有两对石雕的大狮子,栩栩如生,张牙舞爪。石头牌楼左右,彩旗飘扬。他们顺中间的甬路往上走,来到第二道大门,离二道大门一里半远就到了阎王寨的心腹重地。这时,林玉用手往里相让:“各位,请往东拐。”大伙儿没来过,只得听人家摆布。穿过东边的月亮门,又继续穿宅过院。徐良用眼往四外一看,一派杀气腾腾。山头上都有喽罗兵守卫,一个山头上一杆大旗,每座山头都有红衣大炮。在宋朝的时候,火器已经比较发达了,这种红衣炮射程不算远,但在当时威力可不得了。俗话说,神仙难躲一溜烟,说的就是这个意思。徐良暗想:如果攻打阎王寨,没有五万人马是打不进来的;即使有五万人马,能不能取胜,也在两可之间。所以,他边走边在心里画了个地图,怎么走怎么拐,哪儿有兵哪儿有炮,记得清清楚楚。

离开这座院子往前走五六里,到了一片开阔地,在天王殿的东侧,方圆二十亩大小,四外群山环抱,当中是铺了沙子的平地,一陽一光一照,耀眼夺目。往平地上一看,座北向南搭了一座彩台,约三丈多高,芦席搭顶,两边明柱上刷着红漆,台子四周围着五彩栏杆,两边有梯子可通上下。正中央彩台上坐满了人,徐良往上一看,有一张八尺多长的桌案,桌案前有黄色的桌围子,后面一把盘龙椅,椅上端坐着一个人。此人赤红面,五十岁左右,花白胡须飘洒前胸,头带五福捧寿的鹅冠,身穿鹅黄色衮龙袍,腰扎金带,下边有桌围子挡着看不清楚。在他背后,站着十几名宫女,打着掌扇、龙风扇,两旁有人挑着日月龙风灯,有几十名腰中挂弯刀的彪形大汉,锦衣绣袄,在两旁保护。徐良一看便知,这就是大叛逆天德王黄伦,阎王寨的大贼头,瞧他那身打扮,俨然天子一般,跑到这儿当皇上来了。徐良想,抓的就是你,等会儿再跟你算账。再往东西一看,也有两座彩台,东彩台是给开封府准备的,用来招待客人。西彩台坐满了阎王寨请来的人,看样子不下四五千号。金镖侠林玉陪着蒋平人等来到东彩台:“请各位高升一步,到上边休息。”老少英雄下了马,马童把马匹接过去,拉到彩台后面,刷洗饮遛。余者都上了东彩台。在前面就坐的有,北侠欧一陽一春,老英雄赤须子丁震,展翅腾空臂摩天纪华成,一朵红云飞莲道人纪华文,还有神手大圣夜渡灵光纪迁,山西雁徐良、翻江鼠蒋平、云中鹤魏真等也坐在前面,其他人按身份、年龄、辈数依次坐好。金镖侠林玉以主人的身份,吩咐上茶。阎王寨的人端茶、送水、捧点心,每张桌上都摆满了瓜果梨桃,看上去十分丰盛。忙了一阵之后,林玉冲徐良一抱拳:“徐三将军,失陪,我到对面打个招呼。”说完就走了。干什么去了?送信儿去了。

大伙儿落座之后,喝了杯水的工夫,就见飞剑仙朱亮,三世陈抟陈东坡,由林玉陪着来到东彩台。林玉喊着:“我师父、师伯来看望众位了!”大伙儿站起来,徐良、蒋平把他们几位接上彩台,分宾主落座。徐良偷眼一看,朱亮满面得意,眼睫毛乐开了花,皱纹里堆满了笑,可见他心里早有底了。飞剑仙坐好之后,冲徐良、蒋平以及在座的英雄一一作揖:“众位,欢迎欢迎!我代表天德王和阎王寨所有的英雄,欢迎各位光临,参加英雄盛会。大家只管放心,这十阵赌输赢如果今天不分上下,你们就住到山上,住处我早给安排好了,食宿等项管保众位满意。我要着重说明一点,酒是好酒,菜是好菜,一没有毒,二没有人行刺,如果出现这类事情,你们找我朱亮算账。咱们讲的是光明磊落,有能耐战场上使,背后下刀子那是小人行径!”几句话把大伙儿都说乐了。蒋平问:“老剑客,这十阵赌输赢具体内容是什么?”“四老爷,您别急,一会儿就清楚了。您看,正中央是梅花圈,乃是比武较量之所。这么办吧,你们远路而来,一会儿先开饭,你们吃饱了喝足了,咱们再谈。”在他旁边的陈东坡,一句话也没说。这个凶僧嘴角往下耷拉着,背后背着金棋盘,站在那儿正瞅着徐良他们运气呢,看意思恨不能把他们抓过来,啃几口才解恨呢。开封府老少英雄也一样,瞅着他自己也在运气。场上气氛十分紧张,不定什么时候,找个茬儿就得动手。飞剑仙不便久呆,便起身告辞,回到西看台。

这时,酒宴摆下,确实非常丰盛。人家想得也周到,有荤席,有素席,素席是给出家人准备的;另外还有回、汉两教的席,做得都非常干净。蒋平一摆手:“众位,先别吃,咱们试验试验。”蒋平心想,房书安给交了底,阎王寨的人吃人饭不办人事,他说没毒,万一有毒呢,岂不坏了大事!好在他们事先有所准备,每人身上都带着一根银针,针尖上抹了药,用它能试出酒菜有没有毒。如果没毒,用针一扎或者往酒里一泡,颜色不变;假如有毒,针尖发黑。这是云中鹤魏真给大伙准备的。大家把酒菜都挨样试了试,一看针尖没变,可见朱亮说的是真话。大伙儿早已饥肠辘辘,于是饱餐战饭,酒没多喝,饭没少吃,一个个狼吞虎咽,时间不大,风卷残云吃饱了。蒋平点手,唤喽罗兵把残席撤下,重新泡上浓茶。林玉过来问大伙儿吃得如何,众人说吃好了。林玉说:“好,现在咱们就说正文,但不知你们开封府哪位说话最算数,两位、三位都行,请到西彩台,有事商议。”由蒋平、欧一陽一春、白眉徐良,三个人全权代表,跟着林玉赶奔西彩台。朱亮、陈东坡把他们接上去,热情款待之后分宾主落座。朱亮说:“蒋四爷,前者给您下了封信,大概您看过了吧?”“对,一字不漏全拜读了。”“好,我再重申一遍。今天是九月初一,咱们要十阵赌输赢,为什么要这么办?这是因为我们阎王寨数万之众磨刀霍霍,你们大宋朝的军兵也严阵以待,早晚要有一场生死决斗,如果双方真要打大仗,那边塞的百姓可就遭大灾了,我们王爷于心不忍,但这个问题又必须解决,后来跟我们大伙儿商议,才想出这么个办法。咱们不用大动干戈,来个十阵赌输赢,如果你们赢了这十阵中的六阵,那就算你们赢了,我们阎王寨的人跪倒投降,服输请罪,上至天德王下至每个喽罗兵,任凭开封府发落。在此我要问一句,我们要是赢了六阵,你们败了,该怎么办?”还没等蒋平开口,徐良说话了:“老剑客,这还用问吗?开封府的人绝不含糊,我们要是败了,凡是今天来参加英雄会的人全都跪倒投降,任凭你等发落,我们马上收兵,把大同府十九县全给你们阎王寨,你看怎么样?”“好!三将军,你说话算数不算数?”蒋平马上补充:“老剑客,你多虑了。徐良仅仅是个三品带刀御前护卫,他敢作这么大的主吗?我们在坐的谁也没那么大的权。实话告诉您,临来时,我们请示了钦差大人,这是颜大人照准的,我们决不食言!”“好嘞!来人,准备文房四宝,立刻签字画押。”喽罗兵立刻摆桌案,端来文房四宝,桌上铺了黄绫绸子,朱亮用手一指:“请吧!”由蒋平代笔,把方才说的话刷刷写上了,朱亮代表阎王寨把保证也写上了,双方当面核对了一下,一字不差,然后签字盖章,押上指纹,一式两份,双方交换。徐良拿过来叠巴叠巴揣到自己怀里,朱亮卷巴卷巴交专人保管。朱亮微含一笑:“三位,现在手续齐备,咱们得祝贺祝贺,来人!”时间不大,跑出一名喽罗兵,他手里托着个黑漆方盘,里边放着几杯酒,还有一块肉。喽罗兵把酒和肉放在桌上,老少英雄一看,是块牛肉,能有二斤多,煮得八成熟,肉上插着一把牛耳尖刀,雪亮雪亮的。朱亮先把中指用尖刀刺破,把血滴到酒中,然后冲徐良、蒋平一笑:“各位,请吧!”大家把刀接过来刺破中指,往杯里滴了几滴血,四个人一碰杯,把酒服下。就见朱亮把刀子拿起来“啪”砍下一块牛肉,往前一递:“三位,有酒不能没菜,喽罗兵没带来筷子,我就用刀代替了,哪位赏脸?”说完他眼露凶光。老少三位顿时一愣,知道这老小子居心不良,笑里藏刀,谁能担保他送肉时不下毒手呢?你一张嘴,他往里一捅,这个人就交待了。但要是不吃,当着三山五岳的英雄,水旱两路的贼寇,显见得是胆小鬼。山西雁徐良把欧一陽一春、蒋平往旁边一推:“老剑客,你太周到了,山西人不才,我领了。”蒋平,欧一陽一春吓一跳,心说:你怎么聪明反被聪明误,朱亮没安好心,你这条小命还要不要?但是阻拦已来不及了。就见徐良双腿一叉,两手一背,脖子一伸,把嘴张开:“请吧!”朱亮暗咬牙关,心说:这个丑鬼真厉害,浑身上下都是胆,难怪名扬天下,我何不趁此机会要了他的性命!想到这,手捧尖刀往前一跟步,连刀带肉戳到徐良嘴里。徐良一百二十分的小心,他觉着肉进了嘴,牛耳尖刀到嘴里也有一寸五左右。此刻,徐良突然把嘴一合,上牙对下牙“咔噔”一声把刀子叼住,老西儿一扑棱脑袋,练了招绝艺叫达摩老祖易筋经,这乃是气功,气贯于丹田,丹田贯于牙齿,一使劲把刀尖咬下来了。他往后一退,把肉咽下去,把刀尖滚到嘴里,“嗯,这肉倒是挺香,可惜里边有块骨头。”说到这儿,徐良对准朱亮“噗”一口气把刀尖喷出来,一道寒光直奔朱亮,差点儿没把朱亮吓死。他一看刀尖没了,就是一愣,再一看徐良对着他吐气,就知道不好,赶紧往下一缩身,五官和脸躲开了,帽子没躲开,就听见耳轮中“啪”的一声,帽上的美玉被打得粉碎,帽子掉在地上。群贼顿时就乱了,一个个甩开大氅,各拽刀剑呼啦往上一闯,把老少三人困在正中。就听有人持胳膊挽袖子高声喊道:“怎么回事?怎么敬你肉不吃,反来伤人,好不识抬举!”“剁了他!把他乱刃分尸!”徐良三人纹丝没动。他们知道这帮贼干诈唬,不敢动手。因为今天来的不光是阎王寨的人,还有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的客人们在场,如果他们做得太过分,不用说本僧不答应,那些客人也不允许。所以三个人非常镇静,谁也没动手。朱亮脑子一转,心想不好,刚才做得就有点过分,倘若大伙再伸了手,实在是于礼交待不下去。想到这儿,他偷眼看看身后请来的客人,果不出他所料,客人当中大多面带不悦之色。在他们当中有三位坐得最高,穿衣打扮与众不同。正中央坐的这位,高挽牛心发卷,金簪别顶,大身材,高颧骨,面赛镔铁,一副花白须髯,俗家打扮,但是眼露凶光。这就是华山万里白树林三教堂的大堂主,人送绰号翻掌震西天的方天化。在他上首坐着个老道是二堂主,铁掌霹雳子詹风詹明奇,在他下首坐着个和尚是三堂主,肩担日月携昆仑陈仓和尚,这三位堂主面沉似铅,用眼睛瞪着朱亮,把他吓得倒吸一口凉气,他知道这三位可得罪不起。三教堂乃是武林圣地,这三位堂主武艺高强,弟子徒孙星罗棋布,得罪了这三位,阎王寨就保不住了。他往旁边一看,华山修罗刹陈抟,脸也沉下来了,这老和尚没说话,正在那儿发威,气得直哼哼。朱亮一看,得赶紧采取行动,引起公愤就坏了。他把手往空中一举:“站住!你们要干什么?真是无礼之甚,还不给我退下去!”众贼一看朱亮生气了,赶紧把兵器带起来,退回原位。狡猾的朱亮马上变出笑脸,来到徐良近前,拍拍徐良的肩头:“嘿嘿!徐三将军,高!这达摩老祖易筋经的功练得真不错,我算服你了。方才我是开个小玩笑,可没有别的意思,望三位不要误会。怎么样,能原谅老朽吗?”徐良往后撤一步,也乐了:“老剑客,你这个玩笑开得可有点过分吧?哈哈!”一句话把众人都说乐了。朱亮说:“现在比武开始,请三位回奔东彩台。”

欧一陽一春、蒋平、徐良回到东彩台,老少英雄围拢过来,问长问短。因为双方距离较远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大伙儿不知内情。蒋平把方才的经过讲了一遍,大伙儿一听气坏了,更加提高了警觉,以防对方的暗算。不一会儿,就听三声炮响,紧接着一阵云牌响亮,这是比武开始的信号。全场鸦雀无声,大家静静听着。就见飞剑仙朱亮走下西彩台,来到梅花圈,把拐棍往地上一放,冲着四外一抱拳:“各位,现在比武开始,方才我跟开封府的官人打赌击掌,把一切都交待清楚了,现在我再当众念一念,让大家明白明白。”他从怀里掏出字据,当众读了两遍,念完后把字据又揣到怀里,这才宣布比武开始。说完他提起拐杖回归西彩台。

朱亮刚走,从他身后站起一人,周身上下紧衬利落,手提一条大槍从西彩台下来,直奔梅花圈。他把大槍往地上一戳,高声喊喝:“呔!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的门长,各位老师,各位朋友,现在十阵赌输赢开始,我要打这头一阵。我先自我介绍。我家住武当麒麟山项家庄,我叫项鸿,江湖诨号小霸王。这次阎王寨各路英雄大会,是个难得的机会,使我高兴的是,这十阵赌输赢中,还有我这一阵。按说我拿不出手,无奈朱老剑客盛情难却,我只好领命了。现在,我先练趟槍,压压场子,献献丑,请各位多指教。”说完,把袖面一挽,大槍拔出,双手一抖,啪啪!众人一看就知道他在槍上有独道之处。项鸿五短身材,今年四十八岁,正是血气方刚的壮年时代,在使槍上他下过三十多年的功夫。他练了一趟六合槍。场上的人热烈鼓掌,就连徐良也暗挑大指:这槍练得真高!什么叫六合槍呢?就是六家的槍法合到一块儿。头一家,是楚霸王项羽的项家槍。项羽使大槍占一绝,其中最绝的招是霸王一字摔槍式。因为项羽有举鼎拔山之力,所以他在槍上的功夫谁也比不了。他的盖顶三槍,打遍天下没对手,是项家槍的一绝。第二家,是三国年间刘备手下的大将,长山赵云赵子龙的赵家槍。赵云号称常胜将军,赵家槍占着个“柔”字,以使用巧妙而驰名天下。第三家,要算罗家槍,最出名的就是罗成,他的卧马回身槍堪称天下一绝。第四家,是六郎杨景杨延昭的槍,老杨家七郎八虎,能耐最大的就数老六杨景。他曾经写过一本槍谱,论述大槍的使用方法,别出一派,故此也占着个绝字。第五家,是高家槍。白马银槍高世纪,使大槍占一绝,家里自有槍谱,与众不同。第六家,就是小霸王项鸿家。他们家把以上五家招数中的一精一华抽出来,与他家的一精一华合六而一,故此才叫六合槍。小霸王练完了往那儿一站,气不长出,面不更色,场上又暴发出春雷般的掌声。项鸿得意地露出微笑,冲东彩台一抱拳:“开封府各位英雄,刚才我练了一趟槍,不管好与不好,还望各位包涵。今天是比武,不是练武,我练完了就得有捧场的。各位侠剑客,你们哪位给我捧场,下来跟我比一比?要把姓项的这条槍赢了,你们可就算赢了一阵。哪位赏脸?”这就是叫号。他的话激怒了老少英雄,大伙儿互相看了看,还没等言语,从徐良身后站起一人:“各位,别听他咋呼,我去!”蒋四爷回头一看,站起一个漂亮小伙儿,穿白挂素,二十五六岁,手中提着一条大槍。蒋平一看认识,他也是东京汴梁开封府的人,他师父就是五虎店的掌柜赛叔宝秦希,小伙子也姓秦,名叫秦玉,人送绰号“神槍无敌小罗成”。蒋平素日就知道他在大槍上有功夫,因此冲他一笑:“秦玉,你要下场?”“对!四老爷让我去吧。”“好嘞!这可是个大战场,你要多加小心。”“您放心,要不会耍猴儿就不能买猴儿,把姓项的交给我好了!”秦玉对使大槍很有研究。他一看项鸿使的兵刃也是大槍,就动了争强斗胜的心,非要和项鸿比出个高低来。就见他从台上噔、噔、噔跑下来,直奔梅花圈。大槍对大槍就要开战了。

[ 返回书目 ]

提示:左右键可以快速翻页哦~


上一篇:第十八回 大头鬼下书奔公馆 白眉毛挥师赴匪窟

下一篇:第二十回 山西雁刀劈小霸王 巨五霸人前显神力


章节标题:第十九回 闯三关群雄赴会 施诡计赌斗输赢

章节地址:http://www.wenxuetiandi.com/mingzhu/gudaicn/gudianwuxia/baimeidaxia/xs23151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