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2015激励人心的励志的句子大全摘抄,人生经典励志名言名句大全阅读,一句话经典语录集锦,搜罗古今中外名人励志故事大全 [Ctrl + D 收藏本站]
热搜:
当前位置: 励志文学天地网 > 名著 > 人物传记 > 德川家康 >

第十二部 大坂风云 第十一章 柱石折裂

2016-08-13 17:56 [德川家康] / 阅读次数:

  片桐且元在土山与几个女人分手之后,舍了马,乘轿进了京都,时为庆长十九年八月十九。

  且元离开时还是热闹非凡的京城街市,此时已然一片死寂,让人心生悲凉。到了三条大桥,处处是全副武装的士卒。此必是所司代理所当然的安排,士卒人数并未多到惊人的程度,路人的表情也和平素无异。只有且元像做了一场噩梦。

  恍惚中,轿舆停在所司代官邸门前,此处不愧是所司代府,戒备森然。

  一群当值的士卒奔过来,他们手持长槍,高声呵斥:“此地不许停轿,快走快走!”

  “我乃大坂片桐市正。”

  “有何事?”

  “我有事求见所司代大人。你们速去通报。”

  “口气不小啊。好,等着。”士卒操着一口粗野的三河口音。不大工夫,那士卒返了回来,傲慢地吩咐:“除去佩刀,进去吧。”

  士卒分明知道片桐是何人,却如此慢待,看来情势已今非昔比。

  且元只好依士卒所言,交出佩刀,进了一间似曾相识的客室。等了将近半个时辰,但板仓胜重迟迟不曾露面,只有下人送上茶来。

  “所司代大人有客?”且元问。

  “是。从昨日起就有各色人等来访,甚是忙乱,还请大人稍候。”

  且元没加注意。昨天乃是十八日,所司代必为警戒诸事操碎了心。正在猜疑间,板仓胜重急急进来。

  “片桐大人,你可真靠不住!”胜重并不寒喧,一见面就大加责难,“大人不在期间,涌入大坂城的浪人有多少,想必你还不知!”

  “在下不在期问……”

  “不止三两千!据我现在得到的消息,他们终以秀赖的名义向纪州九度山派出了使者。”

  “真田左卫门佐?”

  “不只如此。昨日还有约三百人进城。哼,据云为首者乃一大和武士,叫什么奥原信十郎丰政。大坂究竟要怎的?”板仓连续诘问。

  见胜重情绪激切,且元一片茫然。

  “正因我把你看作丰臣氏的柱石,才把那些本不该透露的内幕全告诉于你。未想到你竟背后使一陰一招!你我交情到此为止!”

  “大人这话太让且元意外!”且元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。浪人进城或许会在他外出期间发生,但板仓胜重此话实在令人惊心。他遂道:“板仓大人,您究竟是何意?”

  “难道你未背叛?”

  “岂有此理!且元若是背叛之人,还能恬不知耻地到大人面前来?浪人进城之事,我必负责处理。”

  “住口!”

  “板仓大人说什么?”

  “我不会罢休,市正大人!你到骏府做出一副诚心向大御所解释之态,实际上却来麻痹我,企图在外出期间让大量浪人进城。事情明摆着,你我岂能再言交情?板仓胜重风雨几十年,还从未遇到如此不快之事!”

  “且等一下。”且元逐渐恢复了镇定。此时他方弄明白,胜重之暴怒完全出于误解。“片桐市正绝未行半点有负大人之事。待回到大坂,就证明给大人看。大人且先冷静一下,听在下解释。”

  但板仓胜重却像已铁了心,使劲摇头,“浪人不只向九度山的真田派出了密使,向长曾我部的残党、丰前小仓的毛利胜永、安艺的福岛正则等处,也派出了密使。由于要囤积军粮,日下大坂米价飞涨。哼,还有,我已得到消息,福岛正则正往大坂城运送大量米粮。你敢说不知这些?”

  “哈哈!”且元不禁笑了,胜重的担心真让人可笑。“板仓大人,即使派出密使一事属实,但就算战事发生,大坂从何处得来此天大的费度?”

  “你还强词夺理?”

  “且元非强词夺理。打仗耗费巨大,不肖的市正,正是掌管金库钥匙之人。”

  “金库?”胜重这才约略平静下来,但仍怒气未消,“市正大人,你说的可是真话?你掌管金库钥匙的权力恐已不再,难道你竟还不知?”

  他怜悯地盯着且元。

  “权力不再?”且元的脸刷地变得苍白,“究竟怎回事……且元一无所知啊。”

  板仓胜重放低了声音,“看来令弟主膳正贞隆未联络你啊。市正大人,你好生想想,金库的门若还锁着,京坂米价会涨吗?大人以为金库的钥匙还平安躺在令弟口袋里?”

  “这,这……主膳正他……”

  “哼。你动身未久,钥匙易主,现已不知转交到谁人手中。你自当明白,就是那些钱造成了米价飞涨。浪人武装进城。你可去京中兵器铺看看,铠甲的价钱已经上涨了三五倍。那些钱差不多已花光了。你还敢说未施暗手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板仓胜重正因为信任你,才甚为关注你的骏府之行,始终希望你能圆满解决问题。万万没想到,你竟故意把我的视线引向骏府,趁机于背后大肆购买军粮和兵器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这一手陈仓暗渡,玩得漂亮!可板仓胜重却因此受到了大御所的严厉斥责,从昨日到今日,胜重就一直不断在使者面前谢罪。哪怕我把军粮全部买下,囤积起来,也能防止这场大乱啊。唉,太平大潮已然退去,陆续进城的浪人正兴奋地望着堆积如山的米袋子,狂妄地叫嚣着‘时机已到’,这种狂热已席卷京坂之地。市正,你可真是令人敬重的丰臣忠臣啊。”

  “板仓大人……”

  “加藤肥后守和浅野父子,也都欲葬送孱弱的丰臣氏,你们真是葬送丰臣氏的名手啊。”

  片桐且元再次陷入茫然:难道自己对弟弟主膳正贞隆太大意了?本该对他千可万嘱,无论发生何事,也不能交出金库钥匙。金库一开,丰臣岂能不败?大坂城内主战之人异常狂热,他们拿到金库钥匙,再囤积粮米……事情正如板仓胜重所言,战端开启只是时日问题了。

  且元正茫然,只听得板仓胜重凛然道:“我会把你平安送出京城。但下一次见面,我们就要像武士那般在战场上刀槍相向了。只愿你在此之前,好生活着。”

  片桐且元正在京都受到板仓胜重严厉诘责时,大坂城内,听完两个老女人禀报,淀夫人满面怒容,陷入沉思。

  “怎可能!”她忽地冒出一句,然后使劲摇头,再次沉默。两个老女人说得甚是清楚:片桐且元是关东内应。此若属实,丰臣氏和秀赖的命运将会如何?

  “你们再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讲一遍。我不听你们自己的意思,我只听事情的过程。”

  两个老女人惶恐地垂下头。大藏局为难地让道:“就由正荣尼说吧。”

  “是。请容奴婢禀报。”正荣尼约略思量,从容道,“那一日,正下着雨。尽管如此,人家还是出迎到门外,真是热情。”

  “谁迎接你们?”

  “险些忘了说,是茶阿局出来迎接。”

  “忠辉的母亲?”

  “把我们请进了客厅,热情款待。当时,我们二人都诧异得很呢。眼见为实,耳闻为虚,两厢相差实在太大了。在这边,总是听说大御所何等震怒,可去了一看,完全不是,茶阿夫人不仅热情欢迎,还即刻把我们引见给大御所。”

  “大御所第一句说了什么?”

  “一开始……对了,一开始是这般说的:远道而来,辛苦了,快,快进里面来。还要赐酒。”

  “你们如何应对?”淀夫人闭着眼,语气犀利地反问。

  “大藏推辞,说要完成使命再饮酒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大御所甚是快意,连连称好,让我们快说。”

  说到这星,大藏局接过话茬:“丝毫不差。于是,奴婢就说,夫人对此次供养延期之事甚是痛心。”

  听到这里,始终闭着眼的淀夫人竟哇地放声痛哭起来。近日,淀夫人异常敏感,即使不听到这些,她恐怕也会落泪。她究竟为何哭泣,两个老女人当然无从得知,却更加紧张。

  “然后,奴婢说,钟铭的事……夫人和少君压根儿就无诅咒大御所的意思。大御所连连点头,最后竟笑了。是吧,正荣尼?”

  “大藏说得丝毫不假。然后,大御所说,他已跟片桐市正说好了,暂时无事,请夫人不必担心,然后才赐酒。”

  淀夫人闭上眼睛,咬住嘴唇。她似从二人的话中捕捉到了什么,神情紧张,颇为可惧。

  “奴婢一边饮酒一边感慨,觉得不虚此行。我们把夫人和少君的生活详细讲给大御所听,大御所的心结似也解开了。”

  “住口!”淀夫人闭着眼打断了大藏,“这是你的意思。然后就是正荣尼闹肚子?”

  “是,奴婢惶恐。”

  “于是,你们就于十二日赶回了鞠子。当时市正怎样了?”

  “奴婢询问了寺僧,说是市正大人已离开,在德愿寺未见上面,后来见面,乃是在土山的驿站。”

  “嗯。”淀夫人深深叹了口气,忽又睁开眼,“说说你们的意思。听着,现在才是你们的意思。在德愿寺与你们擦肩而过的市正,其所作所为,究竟为何?”

  “由于十七周年忌的日子临近,必有甚多安排,我们对此亦深信不疑。对吧,大藏?”

  “正荣尼说得千真万确……”

  淀夫人抬起手来打断二人,又一次闭上眼,沉思起来。

  两个老女人害怕打扰她,屏住呼吸,沉默不语。

  “你们两个……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你们两个抵达土山,可是片桐市正还等在那里。得知这个消息,你们吓了一跳?”

  “正是。我们以为市正大人早就抵达京城,正在安排供养的事呢。”

  “算了。我再问你们。在土山驿站,市正当时是怎生说的,原原本本给我讲一遍,休要胡诌,扰乱视听!”

  淀夫人语气如男子一样严肃。两个老女人暗中交换着不安的眼神。

  “快说!市正进入你们的住处,引路者为谁?”淀夫人的质问中透露出一丝异常。

  “引路的是二位局。”大藏局有些惧怕地回道,“我等本欲前去探望。不意市正却主动前来……”

  “停!”淀夫人高声喝道,“下面才是关键。休要弄错了。”

  “是奴婢先打招呼。”正荣尼也由于过度紧张,声音逐渐高了起来,“原来,市正大人并未患病。先前我们认为,市正大人住在土山驿站,恐是患了疾病。”

  “那市正呢?”

  “大人说是担心此次的事情,无法独自回大坂,然后说了一句让奴婢甚为意外的话——大家翘首以待的此次十七周年忌,恐无法举行。”

  “你们如何应对?”

  “我们禁不住追问,结果市正大人满不在乎地拿出难题。”

  “为谨慎起见,你再把那道难题说一遍。听着,照着市正的口气再说一遍!”

  “遵命。其一,把夫人送到大御所身边为质;其二,让少君交出大坂城,移至他处;另,少君须立刻亲赴江户,向将军请罪。”

  淀夫人大哭起来。老女人们不明白夫人为何哭泣。但淀夫人只哭了一声就戛然而止,更是郑重的质问一字一顿从口中进出:“若不答应上面三条,就难免一战,市正是这般说的?”

  “正是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我再问你们。当时市正态度如何?”

  “他料定我等未能见到大御所就被赶了出来,语气很是狂妄,若奴婢是个男儿,真恨不得当场把他痛打一顿。”

  此时,女人都已失却常态,因激愤而几近癫狂。她们禀告的内容已与片桐所言大相径庭了。且元的原话乃是三条件择其一即可,可悲的是,两个老女人竟错说为三条都要履行。

  两个老女人对家康无一丝恶感,当前她们恨的只是片桐且元。因此,她们对关东提出的三个条件并不甚在意,倒是对拿三个条件来刁难淀夫人和秀赖的且元忍无可忍。

  在路上,她们二人就对此展开了种种想象:片桐且元撤如此残忍的弥天大谎,究竟对他自己有何好处?大藏局猜测:“他是不是想把少君移到他处,然后把夫人支开,自己独做大坂城代?”

  “或许,是出于对修理和内藏助的忌恨。”渡边内藏助的母亲正荣尼认为。

  “总之,他一定有着可怕的一陰一谋。如少君和夫人都被赶出去,最高兴的人是……”说到这里,大藏局连忙闭上了嘴。在她的想象中,为丰臣氏败亡而大快的人确实存在,不是别人,便是在太阁故去后立刻出城的高台院。但是,这样的话却不可轻易出口。

  正荣尼却似察觉到大藏局的心思,在行至宇治一带时,她竟忽地说起高台院的事来:对于十七周年忌暂停的事,高台院究竟作何感想?两个老女人始终未怀疑家康。

  但淀夫人可不像她们那般单纯。她对且元深信不疑,只虑道:家康对老女人们什么也未说,且元的话也绝非全是谎言。可是,让自己去家康身边,让秀赖去岳父秀忠身边,这究竟是何居心?看来,大御所还是以为我在诅咒。

  “好了。你们暂且退下吧,把修理和内藏助叫来。”

  两个老女人退了下去。

  未久,廊下传来脚步声,治长和内藏助赶来了。此时,淀夫人正倚在扶几上,如雨中花蕾般哭个不休。她为消除不了家康的误解而迷惘。

  “夫人召见我们?”那二人过来了。

  许久,淀夫人才抬起头。最近,她给人甚是脆弱的感觉。但此时她猛然道:“真是可恶!真恨不得把清韩上人碎尸万段!”

  听到淀夫人高亢的骂声,治长和内藏助不禁一惊,交换了一个眼色。治长道:“听说母亲回来了,是不是又带回来了什么难题?”

  内藏助也探出身子,“恕在下冒昧,夫人对清韩长老是否有误解?比起清韩,片桐市正岂非更古怪?他作为使者赶赴骏府申辩,却在归途中擅自去了京城所司代处,还似想与板仓胜重密谋。”

  淀夫人并不答,而是道:“你们二人好生听着。关东方面下令,要让我到大御所身边为质,还要少君交出大坂城,亲赴江户,向将军谢罪,表明绝无二心。否则,两厢疑云断无法消除。那清韩究竟受谁之托,竟做出这等……立时把清韩传来。”

  “恐不大方便吧。”内藏助向前膝行一步,“说清韩长老的撰文有差,分明是鸡蛋里挑骨头。就算把他叫来,又有何用?”

  “住口!事情起自清韩,把秃驴叫来,当着我的面将他的脑袋砍下来。别人已靠不上了,我要提着他的首级亲赴骏府见大御所。”

  “夫人,在下惶恐,清韩已不在京都了。”大野治长红着脸道,“敌人的准备真是周密啊。”

  “什么,清韩跑了?”

  “是。看来他们一开始就合计好了。我们欲让他解释的时候,清韩已假所司代之手被押往骏府了。当然,表面上说是要审问他,实际上却是庇护。如今看来,清韩与钟铭之事,生生便是圈套!”

  “你说清韩是敌人?”

  “就算不是敌人,也是细作,或许市正也参与了策谋,京城里甚至都有人这般传言了,他此次骏府之行可露出了不少破绽啊。如此……”大野治长从容地整了整衣服上的褶皱,膝行一步,“作为使者赶赴骏府的片桐且元,并不知长曾我部的人就跟在他身后,还故意在归途中绕到京城,与所司代板仓胜重密谈。不消说,所司代自是幕府设在近畿的鹰犬。恕在下斗胆,此前一再忍让的治长也认为,此事非同小可,在下也下了决心。”

  “下了决心?我倒想问问,你究竟下了什么决心?快说!”淀夫人面带怒容诘问道,大野治长却歪着嘴微微笑了。

  “你笑甚?你欺负我是个女人,竟说这种大话,连我和少君都不问一问就下了决断,你好生无礼!说,到底怎生决定?”

  “在下已决定,要在近日和片桐决斗,拼个你死我活。”

  “这么说,只要片桐留在大坂城里,你就要离我而去?”

  “正是。”

  “哼!不意你竟如此猜忌市正!你把市正绕道京都的事,看成了他从一开始就参与一陰一谋的证据?”

  “夫人,治长也是堂堂武士,绝不会只因区区绕道之事就怪罪市正。此外,市正身上还有五处可疑。故,他才在回大坂之前造访所司代。治长无法对此妄行坐视不理!”

  “哦?”淀夫人脸色苍白道,“究竟哪五处可疑,说来听听。我虽是女人,亦是总见公的外甥女、浅井长政公之女。你的怀疑若有道理,我甘愿向你赔罪。”

  “夫人以为在下不敢明言?”

  二人语气,越来越像内闱之争,内藏助只能冷眼旁观。

  “第一可疑之处,便是金库黄金的数量。一个月前,少君询问市正有无军饷时,他答曰:由于大佛殿的再建,丰臣金库已经见底。若有五万士众守城,顶多可以支三月。可此次从市正弟主膳正手里取了钥匙打开金库一看,即使十万士众死守三年,其钱也绰绰有余。他为何连军饷之事都要欺骗主君?此为其一。”

  淀夫人吃惊地叹道:“这……这可是真的,修理?”

  “我为何要故意撒谎?”

  “那,第二……可疑之处呢?”

  “第二,市正与德川诸人交情,远深于与丰臣重臣的交往。夫人也知,他故意与大御所的亲信亲近,把弟弟主膳正贞隆的女儿收为养女,然后嫁给本多上野介正纯的弟弟忠乡。他还把曾与大久保长安并称为‘天下二代官’的权臣伊奈忠正之女娶为儿媳。而且,他与所司代板仓胜重交往甚密,本多上野介、安藤直次亦均为他至交。我等曾尝试着将堀对马守之女介绍给他的嫡子出云守孝利为妻,却被其断然拒绝。一言以蔽之,他厌恨丰臣家臣,亲近德川权臣。此乃其二。”

  一旦打开话闸,治长的雄辩便像江河一样奔泻而出。一时间淀夫人也被其辩才吸引,待回过神来,脸已绯红。

  “那么,第三条呢?”淀夫人内心慌乱起来:如此说来,片榈且元的所作所为,实有太多令人不解之处。

  “第三,已故太阁十七周年忌无法举行,他往来骏府的机会却多了……”

  治长越发滔滔不绝,“今岁以来,新年贺喜也就罢了,可后面的三回……也就是说,迄今为止,他已经往返骏府四次之多。他一方面竭力阻止大坂起兵,一方面给幕府留出战备时日,又在最后的时刻以钟铭为由,令供养被禁。他完全有充分的时日和机会通敌。若他是丰臣忠臣,如此频繁地往来于骏府,竟始终未察觉到对方的真意,难道他果真如此迟钝吗?到了这种地步,还不怀疑他,在下便是玩忽职守!在下现在后悔莫及!”

  “休要说了!”淀夫人打断了治长,“如此说来,我也有一事未对你说。”

  “哦?”

  “老女人们未从家康那里得到一句真言,只有些客套。”

  “啊?”渡边内藏助惊道,“刚才讲的种种难题,是谁告诉夫人的?”

  “这正是我要说的。”淀夫人警觉地望了一下四周。她认为且元绝不会撒谎,可是在治长的迷惑下,她也想到了一个可疑之处,“事情我都跟市正说好了,你们完全不必担心——家康只对她们说了这么一句。可是她们在回来的途中,到了土山驿站,原本早应返回大坂的市正,却在静候她们,还说,家康提出了三个条件:把我送去为侧室,交出大坂城,还让秀赖赴江户向将军请罪。”

  “哼!”内藏助突然以扇子使劲敲打榻榻来,“在下早就说过,市正那厮就是老狐狸的同党,果然不差!”

  “嘿。”治长也瞪大眼冷笑一声,“这么说,大御所放母亲平安回来,也是为了避开主动挑战的不义名分?”

  “不,何止如此!他定是做出一副还可讲和的样子,让我们放松警惕。可是……片桐市正那厮……厚着脸皮回来,究竟当如何处置?这个贼人,就是把他碎尸万段,也不解恨!修理大人,若不赶紧拿此贼血祭,只怕士气难起!”

  渡边内藏助几近怒号。但此时淀夫人已无力责备他,亦无法申斥。片桐且元这样一个糊涂人,现在不在此处,故,她既不能反驳,也不便解释。

  “夫人明白了?”在内藏助的煽动下,大野治长越发得意起来,继续道,“此次的供养,在仪式举行的前一日竟突然被禁,全因区区钟铭上的那几个字?小儿手段!请恕治长冒犯,经过此变,治长认为,原因完全在于大御所的贪欲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淀夫人惊问。

  “贪欲!除了天下,大御所还想要一样东西,非别的,正是夫人。现在,治长终于明白了。否则,他都那样一把年纪了,怎会说出要夫人到身边的话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夫人也知,大御所乃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执著之人。治长今日方明白过来。最先发现大御所的一陰一谋和执著的,乃是石田治部少辅。夫人可还记得,太阁刚刚归天时,治部大人曾说过一句古怪的话,就是欲把夫人嫁与前田大纳言……那定是治部看透了大御所的邪念,才作出的决断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因此,治部便成了大御所无法饶恕的眼中钉,只欲除之而后快,于是爆发了关原合战。夫人可知,那场战事之后……治长说的是大御所让我从大津火速赶回大坂的事。”

  “我怎会忘?”

  “实际上,那时的治长也被大御所骗了,以为他真的宽宏大量。关原合战的胜利,让他将觊觎已久的天下纳入囊中,但唯独夫人还未到他手中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怕您自杀,遂派了治长来卖个人情。那么多人,他偏偏选中治长。治长以为,此次的难题,根就在此处。恐怕,把千姬送进大坂城,也与他的贪欲不无关系。夫人的妹妹在关东,如此以来,夫人自会到大御所身边……”大野治长完全陷入狂念,几近信口开河。

  淀夫人却不知不觉被治长迷惑,频频点起头来。家康依然忘不了她,依然在念着她……这给她带来了一种既可惧又奇妙的快感,她嘴上虽说厌恨,心底却甚是受用。

  淀夫人忽地打断了治长的无休无止:“且等一下,修理,你不会因此就让我去骏府,亲自和家康谈判吧?”

  “夫人这是什么话!”治长凑近淀夫人,朗声道,“即使夫人亲自前去,恐也解决不了问题。夫人明白吗,大御所始终盼望您前去,才对母亲格外友善,让她们平安回来。这体现了那老狐狸的狡猾本性。他以为,若这般做,争强好胜的夫人定会亲自前去,如此即中下怀。他即可直接把夫人扣为人质,以此要挟少君。”

  渡边内藏助的肩膀猛地抖了一下,重新审视起治长来。他从未想到,治长竟会以如此大胆的方式说服淀夫人。此前,他总是态度暖昧地周旋于主战与主和两派之间,难以琢磨,现在却一下扔掉假面,无比巧妙地说服淀夫人。看来,片桐且元的骗局被揭露,对家康的敌意亦被煽动起来。

  淀夫人看着治长,浑身发抖,满脸不快,“就这样为骏府所绊,被一个老态龙钟之人搂在怀里,我恨这样的命运!治长,你说,究竟如何是好?”

  “不用说,既然大御所的一陰一谋已明,除了据城一战,别无他途。决战需要巨额的军饷,城中黄金丰足。实际上,说黄金不足的言论,乃是大御所迷惑我们的伎俩,受命于大御所的片桐市正频频散布这等言论,却在他外出时无意败露。此乃已故太阁大人暗中保佑我们。既然军饷充足,我大野治长绝不退却。当前,我们应立时严密监视千姬夫人,把一精一力转移到备战上来。除此之外别无选择。只有一字:战!”

  大坂城内的气氛,由于两个老女人比片桐且元提前回来一步,猝然一变。世事难道就由这种毫不可靠的“心血来潮”决定了?原本骏府授意且元要大坂答应“三条件之一”,两个老女人错听成“三个条件”似也是原因所在。此前犹豫不定的大野治长便像着了魔似的,对家康大生敌意。他的恶感又进一步影响了淀夫人。一开始,他历数片桐且元罪过,不到半个时辰,矛头就转移到了家康身上,战意立决。众人见那些令人烦恼、头绪纷繁的争论终于有了结论,反倒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原来大御所早就盯上我和少君了。”淀夫人恨道。

  就在刚才,家康还是对两个老女人、对淀夫人甚是宽容的长者,眨眼之间,就变成了仇敌。人世间最可怕的祸乱之根,总会从微小的裂缝中迅速成长。

  此时,片桐且元却正满怀伤感,走在回大坂城的路上。板仓胜重的绝情让他终意识到事态的严重,但他尚未意识到,杀身之祸已临头顶。

  究竟当把淀夫人送到江户做人质,还是答应交出大坂城,移至大和?二者只要择一,难题就算解决了,但以七手组为首的主战众人定一騷一动起来,到时只怕生出更大的变故。那就让秀赖去江户,向岳丈将军秀忠认罪,且不说十七周年忌,怎说也应让大佛开光。待人心稍稍安定,再以丰臣氏主动要求移封的形式,解决根本问题。

  因此,且元对自己告诉两个老女人三条件之事颇感宽慰,希望两个老女人能不动声色讲给淀夫人,以让夫人心中有所准备。就这样,一路忧心忡忡的且元,于第二日拂晓回到了大坂城。

  片桐且元的府邸位于二道城俗称“东府”的地方。一旦战端开启,此处便将成为军事据点,能驻两千人。

  一进大门,且元大吃一惊。府里处处都是整备鞋履、神情紧张的士卒,虽不像欲出兵,却也像有大事发生。

  “到底怎回事?主膳正在何处?”且元立于前庭枝繁叶茂的楠木下大声喝问。主膳正贞隆闻讯,急急从内门奔了出来,“兄长,此处说话不方便,快到房里来。”

  “哦,回到自家宅里,竟不方便了?究竟发生了何事?”

  “这……”贞隆支吾起来,“说是兄长与关东内通,大逆不道,现在全城炸了。”

  “什么,我与关东私通?”

  “是。金库的钥匙也被少君一道命令收去了。”一瞬间,且元的脸上全无了血色,心中暗道:唉!

  “究竟是怎回事,兄长?”贞隆一面追问,一面紧抓着且元的手向里走去。

  但且元顾不上说话,三言两语说不清。他寄希望于军饷策略,却未找机会向秀赖禀明。一旦他被误为欺瞒主君,私吞金银,到时可是百口莫辩。

  “你真把钥匙交出去了?”且元用额头抵住门口的柱子,勉强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。他只感绝望。

  “兄长先在房里歇息片刻,愚弟有成堆的疑虑要问兄长。”

  且元微微点点头,静静地走进自己房间。

  “兄长,方才传达少君命令的使者来了,是个新来的人,名叫……对,名叫奥原信十郎。此人说,兄长回来之后,立刻去参见少君。但奇怪的是,说到后来,他却闪烁其词。”

  “哦?”

  “说到后来,他透露前去恐怕凶多吉少,一旦前去,怕会有意气用事之人害您性命。奥原受太阁之弟秀长恩惠,乃大和本乡的武士,兄长也颇熟悉。”

  也不知且元究竟有未听见,他只是呆呆地仰脸发懵。

  “兄长为何在途中向大藏局和正荣尼透露了大事?大御所什么也未对她们说,就将其打发了回来。她们在途中听了兄长告诉的三条难题,并不以为是大御所的意见,而以为乃是私通关东的兄长,为了向将军和大御所表忠心,私自想出来的。总之,少君和夫人都已对兄长恨之入骨。弟是这般估量,奥原信十郎也这般说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兄长乃是接受了那三个苛刻的条件后回来的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若只是其中一条倒还好说,可把夫人纳为侧室,交出城池,还要让少君亲赴江户谢罪,这样的几条,愚弟听了都忍无可忍。真是得陇望蜀,欺人太甚!”

  听到这里,且元才对弟弟的愤怒奇怪起来,“主膳正,你刚才说了些什么?真是可笑。”

  “可笑?还有比这更难以接受的刁难?如是这样,就连我都觉得只有一战了。”

  “你以为一战就能解决问题?”

  “不能,怕关东也不觉得这三条能兑现。若让夫人为侧室,少君交出城池投降,这样尚可留得性命。但即使为了太平盛世,也不能如此践踏人的体面,就连家臣都忍不下去。说实话,若兄长真是接受了这三条回来的,在您参见少君之前,连弟都想劝您切腹。兄长,您究竟是怎想的?”说到这里,贞隆簌簌落下泪来。

  且元刚欲启口,又沉默无语,汹涌的感情封住了他的喉咙:连对亲兄弟都已说不清,遑论对天下?

  “兄长,您为何不言?我相信,兄长必是抱着决一死战之心回来的。若是这样,那倒罢了,否则,就算未被少君或夫人杀掉,也要被迫切腹。兄长究竟是怎么想的,请告诉贞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兄长,您不回答,难道想就此切腹?”

  “兄弟啊。”且元这才开了口,“这三个条件,正如夫人和少君所猜,并非大御所提出,而是且元的主意。”

  “哦?”

  “你且听我说。我本想请他们评议,这三条之中究竟取哪一条好,可如今,苦心全都白费了。”说着,且元住口闭目,静如磐石。

  

[ 返回书目 ]

提示:左右键可以快速翻页哦~


上一篇:第十二部 大坂风云 第十章 妇人使者

下一篇:第十二部 大坂风云 第十二章 谋定九度山


章节标题:第十二部 大坂风云 第十一章 柱石折裂

章节地址:http://www.wenxuetiandi.com/mingzhu/renwuzhuanji/dechuanjiakang/xs9464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