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2015激励人心的励志的句子大全摘抄,人生经典励志名言名句大全阅读,一句话经典语录集锦,搜罗古今中外名人励志故事大全 [Ctrl + D 收藏本站]
当前位置: 励志文学天地网 > 武侠小说 > 陈青云 > 冷面客 >

第三十章 铁剑无敌

2016-08-31 19:39 [冷面客] / 阅读次数:

方石坚口角一撇,目中杀芒连闪,冰声道:“这事非耿堡主亲自出面不可。”

“敝门师兄,一向极少在江湖走动,不知何与少侠结怨?”

“在下说过是旧债,要他亲自答话。”

“少侠不说出原因,恐怕难以应命。”

“嗯!那在下就不客气了……”

“怎样?”

“杀人!”

吕明雄怒声道:“少侠上门找岔,视本堡如无物,还声言要杀人……”

方石坚寒声道:“百灵门该在江湖除名!”

吕明雄怒极反笑道:“姓方的,老夫对你已经相当客气,别太目中无人。”

方石坚又撇了撇嘴角,道:“客气免了,在下是索血来的!”

“索血”两个字,使所有在场地“剑堡”弟子,面色大变,个个横眉瞪目,一副跃跃欲试之态。方石坚接下去道:“耿由义既然龟缩着不敢现身,本人只好揪他出来……”话声中,旁若无人地举步便身前闯。吕明雄大喝一声:“你敢?”双掌一抡,劈出一道如山劲气,势如裂岸惊涛。他这一出手,所有在场的纷纷挪步各占位置。

方石坚沉着,沉掌,用力回敬。狂风怒卷中,闷一哼倏传,吕明雄踉踉跄跄直往后退,他身后的数名弟子,也被震得跌撞开去。同一时间,三支剑从左右后三个不同方位疾袭而来,方石坚收掌,旋身,再发掌,动作快昨犹如一瞬,使的是“旋风掌”,功力用足十成。

劲一浪一涡漩中,三支剑连人如陀螺般旋出两丈之外,正后面的一个,首当掌力之冲,倒地不起,全场爆起一阵惊呼。

吕明雄栗吼一声,擎剑在手,徐徐上扬场,架式十分诡异,大脱剑道常轨。

方石坚回转身,意念未转,霍霍剑光已罩身而至。“百灵派”能跻身当今六大剑派之林,剑术当然有独到处,而吕明雄是门中数一数二的好手,这一动剑攻击,气势相当惊人,如狂风骤雨般凌厉无前的攻出了一十八剑之多。

剑雨暴洒中,方石坚左闪右回,退了数步。

吕明雄得理不让,又是一轮疾攻,剑芒密如雨丝,交织成幕。

一溜乌芒,从剑幕中突起,惨哼传处,剑幕立消,吕明雄退到八尺之外,手中剑下垂拄地,老脸一片死灰,身上有三处冒了红。

方石坚斜扬着半长不短的铁剑,他没有下杀手,因为他要耿由义第一个先死,不然吕明雄非在剑下横尸不可。

所有在场的“剑堡”弟子,全被震住了,铁剑出鞘见血,而吕明雄是堡中一流好手,他接不下这一剑,别的谁还敢尝试。

报仇,必须堂堂正正地叫阵,同时,据“广觉”大师的说法,仇家不止耿由义一人,到底是哪些人,必须予以证实,务使无一漏网,这是方石坚打定的心意。

就在此刻,四名老者疾步进场,围在场心的弟子,朝两边退了开去。四老者到了场中,一前三后站定,八只眼睛集中投注在方石坚面上。

方石坚迫视着最前面的灰髯老者道:“阁下便是耿堡主?”

“不错!”

“好极了!”

“闯堡伤人毁匾,意欲何为?”

方石坚双目赤红,俊面冷得像冰声,仇恨的火却在心里燃一烧,他还不想发作,他要先弄明当年凶杀的真相,挫了挫牙,道:“耿由义,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……”

堂堂一门之主,被人直呼姓名,可说极尽轻蔑,在场的人人色变。三老者怒哼出了声,耿由义不愧一门之长,修养功夫到了家,居然面不改色地道:“什么问题?”

方石坚面上的肌肉一抽一动了数下,以冷得使人发一颤声音道:“耿由义,你记得近二十年前,‘鸳鸯双侠’惨遭杀害的公案吗?”

闻言之下,耿由义老脸乍变,栗声道:“鸳鸯双侠?”

“一点不错。”

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“是当时的襁褓小儿。”

耿由义连退两步,目瞪如铃,在场各代弟子的目光,全转移到了他的身上。

方石坚接下去咬牙切齿地道:“你当能告诉我行的原因?”顿了顿,又道:“先慈洪惜春惨被乱刃分尸,先严方晓天为救骨肉,舍命突围,伤重不治而亡,临死时说出了你的大名……”

每说一个字,耿由义便震颤一睛,脸色愈来愈一陰一沉。所有在场的“百灵派”弟子,人人皱眉蹙额,堂堂一派之主,真有做出这等为同道所不齿的天怒人愤的事?

方石坚又道:“居仁而由义,可惜你的人与名完全相悖。鲜仁缺义……”

耿由义暴喝一声:“住口!”

方石坚挫了挫牙,道:“怎么,你怕听?”

耿由义眸中泛出了煞芒,缓缓上前两步。

他身后四老者之一的栗声道:“大师兄,真有这样的事?”

耿由义面皮一阵牵动,激声道:“一派胡言!他不知受什么人的指使……”

方石坚厉声道:“耿由义,大丈夫敢作敢当,你不但狠毒,而且卑鄙,想狡赖吗?哼!告诉你,你赖不了!现在你先说说当年杀人的原因,还有同谋者是些什么人?”

耿由义声音一变而为一陰一森的道:“冷面修罗,你是受何人指使,以莫须有的事加诸本座?”

方石坚铁剑一抖,怒不可遏地道:“耿由义,铁证如山,你狡辩没用,怕死也活不了,何不硬气些,别使‘百灵派’在除名之后,还遗臭万年。”

这一说,在场的又为之脸色大变,“百灵派”真在要有武林除名?今日之局如何了结?这话出自“冷面修罗”之口,是极具威力的。

在场的四老者,与耿由义是同参的师兄弟,其余的是二三代弟子,而耿由义是该派的开山祖师,也是掌门人,一切法制条规,都是新订的,他可以说是“百灵派”至尊,一旦发生了这等辱及门户的大事,便难以处理,如果是历史久远的门派,碰上这等事,还可请出祖师爷江度以谋解法。

由于掌门人耿由义没有严词声辩,也没说出个道理来,仅用一句话否认,这使四老十分为难,人家堂而皇之地指名索仇,如果胡乱恃势出手,后果将不堪收拾,同时更重要的是事情传开了,“百灵派”纵使不被毁也无法再立足武林。

四老面面相觑,没有人能拿出主意来。

方石坚仇火炽烈,不耐拖延,又开口道:“耿大堡主,你怎么说?本人耐心有限!”

耿由义一陰一沉地道:“本派自建堡以来,还没任何人敢闯堡无理取闹,毁匾事大,你先出公道。”

方石坚气极大吼道:“你不要脸,本人是来讨债索血的,别把话题岔开。”

堂堂掌门之尊,被人当着各代弟子之央,骂为不要脸,这滋味不好受。

耿由义双睛一瞪,怒冲冲地道:“冷面修罗,你太嚣张,完全视本派如无物,当年的事,纯属误会……”

“什么?误会?你称之为误会?”

“是很难解释的误会!”

“这倒有意思,说说看。”

“当年凶案发生时,本座率八名弟子,正好路过,一时路见不平伸了手,结果八大弟子罹难,本座仅以身免,想不到反而背上了黑锅……”

“噢!这么说,大堡主还是侠义之流?”

“这是武林人的本份。”

“很好,既是大堡主曾参与其事,下手的是哪些人?”

“主谋者不知是谁,但从他手下人的身手看来,没有人惹得起。”

“这么说,是先父临死时说了慌,没说别人,偏偏指出你大堡主来?”

“本座无由置答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笑声裂空狂荡,使人人为之色变。

耿由义断喝一声道:“这有什么好笑的?”

方石坚咬着牙道:“真亏你这半天才编出这个谎来,可惜太幼稚了。”

俗话说,人不为己,无诛地灭,私心是人一性一中的一环,只有大

小不之分。不会完全没有,耿由义这一说,不管真假,总是一个极好的借口,四老之一的吕明雄大声道:“毁匾伤人,是本派空前的奇耻大辱,你得为你的妄行付出代价!”

一呼百应,这是好借口,也是最佳的解决途径,杀人灭了口,便一切冰消。人影纷纷移动,准备出手。

方石坚带煞的目芒一转,寒森森的道:“耿由义,本人不惜血洗剑堡,你看着办?”

空气中泛出了血腥的意味。

耿由义高声道:“为门派的存亡绝续,本座宁为玉碎。”

一片呛呛高声中,寒芒映日生辉,在场的全亮出了兵刃,血的帐幕即将揭开。

四老者与大弟子沉三思各占方位,在大圈中环了一个小圈。

方石坚的星目发了赤,紧一握着铁剑,仇恨与杀机在心里翻一搅沸腾。

四老之一厉声道:“当年追随掌门人的八名弟子失踪是事实,老夫可以证明。”

这一说,等于助长耿由义辩词的真实一性一,耿由义得了理,又摆出掌门之尊的神态,沉凝地道:“冷面修罗,如你要找出真凶,本座可以义伸臂助。”

方石坚绝不怀疑“广觉大师”转告父亲临死的遗言,不屑地道:“耿由义,你说什么也是空的,用不着耍花槍,杀人偿命,是江湖铁则。”

暴喝声中,四老者与沈三思出了手,五一柄一剑从五个不同的方位同时攻到,五人上派中的拔尖人物,联手应敌,还是破题儿第一遭。剑芒打闪,剑气森森,如狂风骤至,劲气之强,骇人听闻。

惊呼声中,夹一着剑刃摧折之声,五人波分流裂,弹了开去,地上多了两截断剑。这一手,使得下代的弟子们个个面如圭色,这是什么剑术,太惊人了。

蓦在此刻,一个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,倏告传来:“耿大堡主,你真是够狠毒,脸皮子也够厚,竟不知人间尚有羞耻事。”

闻声不见人,在场的全为之震惊莫名,耿由义面色惨变,一个“冷面修罗”已无法应付,如果再来了帮手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,方石坚却是心中一动:“伤心客怎会不速而至?”

耿由义目光四下一扫之下,栗声道:“阁下何方高人?”

“世上伤心客,海角断肠人。”

“何必藏头露尾?”

“别臭美了,冤有头,债有主,区区用不着现身。”

“为何出口伤人?”

“嘿嘿嘿嘿,出口伤人?大堡主,可知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十八年前,你参与谋夺‘鸳鸯双侠’无意巧获的‘武林四奇兵’之冠的‘乾坤玉剑’,结果没达到目的,为了怕真象泄躇,影响你的声望地位,竟然不顾天理,杀害八名亲信弟子以灭口,你不会否认吧?”

一番话,像巨石投入水池,激起了轩然巨波,全场的“百灵派”的弟子震撼了,这是豺狼的行径,所在惊震骇异的目光,全身向耿由义,四老之一颤声道:“师兄,这是真的?”

耿由义脸孔起了扭曲,久久才挣出一句话道:“他胡说!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笑声传处,“伤心客”又道:“耿由义,区区替你感到可耻,真不知道何以忝踞掌门人的宝座,无耻狠毒,外加贪生怕死,你连个江湖下三滥的资格都不够。”

方石坚脸上泛出紫色,他到现在才知道父母惨死是肇因天武林四大奇兵之冠的“乾坤玉剑”,玉剑落入何人之手?“伤心客”怎会知道这些秘密?

“伤心客”的声音又道:“方老弟,只诛元凶,这凶案与其余的人无涉。”

方石坚向前跨了一个大步,冷厉道:“耿由义,本人杀你像一条狗,但本人仍尊重江湖规矩,给你一个公平机会,让你施你那断流一剑。现在拔剑吧!”

四老面上尽是悲愤之色,看样子他们不准备出手,他们没理由包庇这伪君子掌门师兄,事实已成了定局,“百灵派”这块招牌,再也挂不起来了。

耿由义木立着,他没勇气再看手下的门人一眼,“呛”的一声,他亮了剑。

四老及沈三思从内圈退下开去。

一黑一白两支剑相对上扬,耿由义仍存着万一之想,他的为流一剑驰誉武林数十年,极少碰上能接他全力一击的对手,他所震于方石坚的,是江湖盛传方石坚是“鬼冢神灯”的传人,而且与一代魔尊“招魂幡”有渊源,否则的话,他不会说那么废话,方石坚一来临他便会动手了。

空气凝冻了,无形的杀机充斥在空间,两剑对峙,窒人鼻息,一切都静止了。

“伤心客”没现身,也没再发出声音。

鹿死谁手?结果是什么?这是在场者每一个人心里的问题。

方石坚心头除了充盈的杀机与索血的意念,任什么也没有。俊面像冷铁,星目赤红在冒着血陷,他此刻的神情,别说有多怕人,任何人只要被他看上一眼,便会一辈子也忘不掉。

时间似乎也冻结了,仿佛除了杀机,任何事物都已不复存在。

“呀!”死寂但紧张到极限的空气被打破了,同时也震颤了每一根绷紧的心弦,一黑一白两道剑芒绞扭,碰击,然后静止,只那么一刹那。

双方仍然对立着,剑仍斜扬,保持出手的架式。

谁胜谁负?众人的心几乎跳出口,呼吸仍是窒住的。

一个痛苦的表情,僵化在耿由义的老脸上。

“血!”不知是谁发出地惊呼。

耿由义上身绽开了几朵红花,血水从袍摆上流到地上,再向外蜿蜓蠕一动开去。“砰”的一声,耿由义栽了下去,全场爆发了一阵一騷一动,但随即又静止下来。

方石坚愣住了,他手底下留了分寸,铁剑绝招虽然凌厉无匹,但他已能控制由心,他自觉对方应该只是皮肉之伤,不可能致命的,他要留对方一口气,以便迫出其余的凶手,然而他竟然死了……

四老的表情最为复杂,同门师兄,也是掌门人,当面被人杀死了,但这是公平的决斗,各凭艺来,而更重要的一点是死者罪有应得,使他们没有可借的口实。

就此算完了吗?他们心有未甘。

出手吗?谁是“冷面修罗”的对手?

方石坚徐徐放落铁剑,语如冰珠似的道:“在下不想滥杀无辜,不过……今后武林中,不许再有‘百灵派’这个门户,希望各位记住。如果有不服的,现在或将来,在下随时接受挑战。”

没有人答腔,气氛是冷僵的。

突地,方场正向的大厅里,传出一声惊叫,显然是发生了不寻掌情况,四老与沈三思抹头便朝在厅奔去,其余部分弟子,也跟着涌到。

厅门距耿由义陈尸处约莫三丈开外,四丈不到。

厅内传出嘈杂的话声……

“死了。”

“什么人下的手?”

“为什么要杀他?”

方石坚不由心中一动,“伤心客”已经到场,但久无声息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心念之中弹身掠上大厅廊沿,透过人隙向内一张,只见厅内躺着一个锦衣老人,看来已是一具尸体,死者是什么身份?谁下的手,是“伤心客”吗?

四老之一的吕明雄大喝一声:“你们退下。”

群集在厅门外的弟子,纷纷退了开去,剩下方石坚面对厅门。

吕明雄一个箭步窜出厅门,怒视着方石坚道:“为什么要殃及本堡客人?”

方石坚一窒,道:“客人,他是谁?”

“金龙帮特使。”

“什么?金龙帮特使?”

“不错,该帮总坛香主于十哉!”

“这与在下何关?”

“准是你那暗中的同路人下的手。”

方石坚也有些狐疑起来,脱口道:“伤心客?”

吕明雄冷哼了一声道:“原来他叫伤心客,很好,冷面修罗,于特使他不在你索仇之列,既在本堡杀害外人,本堡不能不过问了!”说完。回顾厅内大声又道:“师弟,师侄,我们拼了。我们牺牲了,金龙帮会出头料理的。”

三老及沈三思,还有两名青年剑手,一拥而出。

“伤心客”的声音,倏告传来:“别找借口出手,想多赔些人命吗?”声音似近似远,但字字清晰,不知他藏在什么地方,大白天里而能隐身,这份能耐着实惊人。

四老之一栗声道:“阁下见不得人吗?”

“嘿!正巧,区区就是见不得人。”

“为何要杀害无辜?”

“你看见区区杀人了?”

“是汉子就现身出来。”

“区区说过不插手。”

“但你已杀人了。”

“杀人者早走了。”

这话使得所在的人面面相觑:难道今天来了第三者?吕明雄咬了咬牙,道:“是谁?”

“伤心客”的声音道:“是谁,区区不知道,没看清,但不同普通人物,你们以为耿由义是殆在‘冷面修客’的剑下吗?错了,你们不妨去检视一下死者的后身,也许能有所发现。”

这真是惊的意外,耿由义分明是流血而死,众目睽睽之下,谁能暗下毒手?但方石坚的想法不同,他的怀疑是得到了证实,因为他出招时留了分寸,故意留对方活口,以追询其他的共谋者。

众人又涌一入方场,吕明雄俯身解一开耿由义的衣衫,一看,果然尽是皮肉之伤,有的可以见骨,但却不能使一个功力深厚的人立地横尸,翻转尸身,不见伤痕,但“伤心客”说过检视身后,只好细细探索,最后,在死者脑后“玉枕一穴一”上,发现一条四五分的血痕,无疑地这正是致命伤。

在场的全愣住了,是谁下的手?是暗器还是什么诡异功力?最令人不是凶手如何下手。金龙特使于十哉可能已发现了凶手,所以才被杀。但他不会再开口指证了,嫌疑最大的仍在是“伤心客”,因为他在暗中,而且没人发现第三者。

由于耿由义并非死于索仇者“冷百修罗”之手,所有上下弟子,全部悲愤莫名,齐齐转对大厅方向,不管怎么说“伤心客”藏身的地点脱不了厅房的范围。

“搜!”吕明雄大喝一声,所有人纷纷发动搜寻。

方石坚收起了铁剑,转身走向堡门,心头一片凌一乱:是什么人乘机向耿由义下手?是“伤心客”吗?他没承认,同是也没理由。因为自己稳可取耿由义的一性一命,根本不须要他岔上一手,那该是谁?目的又何在?

剑堡内鸡飞狗走,一片鼎沸。

夕旬的余晖,红得像血。

堡门敞开着,不见半个人影,方石坚到了堡外,深深透了口气,心想:“这只是索仇的开始,想不到不能手刃仇人,这档子事‘伤心客’定有资料提供,他既已来了,总会和自己见面的。”

奔离了剑堡,眼前出现了一片苍林,他敏一感地心中一动,闪身弃道投入林中。果然,一个长袍曳地的蒙头怪人,兀立在林中,赫然是那神秘莫测的“伤心客”。他奔近前去,迫不及待的道:“阁下是怎么来的?”

“伤心客”叹了口气,道:“我从开封附近一路跟了你来……唉!”这气叹得古怪,毫没来由。

方石坚忍不住问道:“阁下叹气为何?”

“伤心客”悠悠地道:“不相干,我是想到另外一件事。”

方石坚无心追问下去,拉回正题:“人真的不是你杀的?”

“伤心客”摇摇头,道:“你这句话问得多余,我有什么理由杀人?”

方石坚皱起眉头道:“那该是谁呢?”

“是个青袍人,我见他行动,但看不出他是何许人物,他的动作太快了。”

“阁下藏身何处?”

“大厅右首一间的承粱,仅能从最上面的横窗看到接近厅门的部分和外面的空场,我说话用的是传音术,所以对方无法发现我的正确位置。”

“奇怪,对方杀人的目的何在呢?”

“这个……也许是要灭口,怕耿由义供出当年参与血案的。”

方石坚又激动起来,咬牙道:“如果说杀人是为了灭口,那杀人者不是主谋便是仇家之一……”

“伤心客”沉吟道:“这极有可能……”

“那对方杀害金龙特的目的又何在?”

“可能于十哉发现了他的真面目,只好下手灭口。”话锋一顿,又道:“不过……这不难查出来。”

“怎么查法?”

“找另外的人,当年参与下手的有七八人之多,不单是耿由义……”

“阁下知道?”

“嗯,知道其中几人。”

星目杀芒大炽,方石坚激颤地道:“阁下既然知道,为什么不早告诉在下?”

“伤心客”道:“我最近才知道你的身世,你从没告诉过我。”

方石坚咬着牙道:“阁下知道哪些人?”

“伤心客”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笺,扔与方石怪,道;“这是我所知道的人,全列在上面,也注明了地址,你可以一一拜访。”

方石坚接在手里,红着眼看了一遍,道:“其中谁是主谋?”

“谈不上主谋,都是基于同一目的而参与的,不过这名单不完全,那一柄一‘乾坤玉剑’也不知落在何人之手。”

“阁下怎会知道这桩秘密惨案?”

“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,有一次在关西道上,我无意中救了一个重伤垂危的江湖人,他死中得活之后,勘破世情,准备出家,为了求心安,说出他曾参与了这件杀人夺剑的事,同时说出了名单所列的人……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他走了,再没下落。”

方石坚木然片刻,深深一礼,道:“敬谢阁下指示仇家,现在在下便开始按名索仇,后会有期……”

“慢着!”

“阁下还有什么指教?”

“目前你已成为‘金龙帮’与‘一统帮’追索的对象,所以你最好易容改装,别以本来面目现身,以免横生枝节。”

“敬谢指教!”

日冷风凄,景物一片萧瑟,一个青衫白发老人,踽踽行走在通向石鼓的小道上。他,正是易容改装的“冷面修罗”方石坚。

正行之间,一阵浓烈的血腥味扑鼻掩至,他倏地止了步,嗅了嗅,折身投入左侧的林子。现在刮的是西风,血腥示无疑地是从右面飘送而来的。

身甫入林,血腥之味更浓。

前行约莫五六丈,一幅惊心怵目的画面骤呈眼帘,只见林木间七竖八躺了七八肯尸体,不是断头便是折臂,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,厥状惨不忍睹。

是谁以这种惨酷的手段杀人?

被杀的又是些什么人?

血水尚未凝固,看来被杀的时间不会太久。

方石怪头皮发了炸,目光逡巡之下,几乎惊叫出了声。只见一株树身被刮去了块皮,用血画了一枚金钱标志。

这是何许人物的标记?江湖中从没听人提起过……

心念之间,他瞥见一条人影从不远处穿林而过,他连想都不想,便弹向追去,口里大喝一声:“站住!”截在地方的头里,一看,连呼吸都窒住了,对方,赫然正是“无回玉女”蒋心兰。

“无回玉女”目芒一闪,忙欠身为礼道:“原来是老前辈,您好!”

方石坚没有开口,木然盯住对方,全身在发麻,他分不清心里对她恨还是一爱一。她痴一爱一着他,因了一次误会,她把身一体奉献与了他,之后,她师姊余莹传言她要自杀,但他赶去见她时,她并没有自杀,却又出走了。他恨她玩一弄了他的感情。后来,他曾在现在的央目,救她脱出“毒心公子”佟大业之手,她说过一句又响在他的耳边:“我是个敢恨敢一爱一的女子!”

他眸子里的神色使“无回玉女”大感惊诧,期期的道:“老前辈有什么指教?”

方石坚咬了咬牙道:“你为何要杀人?”

“无回玉女”惊声道:“我……杀人?”

“嗯!那边林子里的。”

“没有呀!老前辈怎说是小女的杀的?”

“被害者死没多久,而你在现场……”

“老前辈没看到现场标记吗?”

心头一动,方石坚道:“那是谁的标记?”

“一个极恐怖残忍的人物‘血钱’。”

“血钱?”

“是的,老前辈难道没听说过?”语气中充满了惊诧之情,一个功深莫测的武林主人,竟然不知道“血钱”,太出乎她意料之外。

方石坚已听出她话中之意,冷沉的道:“老夫极少在江湖走动,有些名号是陌生的,他生就什么样子?”

“无回玉女”摇头道:“不知道,小女子是闻声进入林子探视的,到时人已走了,只留下标记。”

“哦!死的都是些什么人?”

“金龙帮的帮徒。”

“金龙帮的人?”

“是的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前此小女子曾蒙老前辈援手,谨再申谢意。请问老前辈到这荒僻的山地来有什么贵事?”

“唔!没什么,偶尔路过而已。”

“无回玉女”默然片刻,道:“小女子告辞!”

方石怪抬手道:“慢着!”

“无回玉女”微一蹙颌:“老前辈还有什么指示?”

方石坚心乱如麻,他真想抖出真面目,把两人之间的事作个了断。一阵回肠百转之后,他又息了这念头。他叫住了她,不能不说话,她正在等待他的下文,想了想,道:“你认识‘冷面修罗’方石坚?”

像突然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,“无回玉女”粉一腮大变,眸中现出了极度痛苦的之色,久久才吐出两个字道:“认识。”

方石坚尽量保持平静道:“他是老夫的忘年之交,听说……姑一娘一很一爱一他?”

“正好相反。”

“什么正好相反?”

“我恨他,恨之入骨。”

方石怪的心上像是被针扎了一下,竭力忍住激动的情绪,道:“你为什么恨他?”

“无回玉女”咬着牙道:“他践踏了我的心,把我的感情当粪土。”

方石坚故意“嗨”了一声,道:“这是各说各有理,也许……都有不是的地方。”

“无回玉女”幽幽地道:“过去的已经过去了,没有重提的必要,人生如梦,世事本虚,现在我已经想透了,再不会恨他了,我的身心已经有了寄托……”

心弦一颤,方石坚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你已经另有所一爱一?”

“无回玉女”不假思考的道:“是的!”

方石怪心里暗骂了一声:“无耻!”她以不正当手段与自己发生了不可告人的关系,居然还会另结新。自己最初的判断不错,她是个无行的女子,幸而自己把持得定,不然必贻终生之悔。心念之中,冷冷的道:“你一爱一上了谁?”

“无回玉女”反问道:“老前辈为何要问这个?”

方石坚暗地一咬牙,道:“老夫碰上他时,也好告诉他,免得他心里老打着一个结。”

“无回玉女”凄苦的一笑道:“他自始自终就不曾一爱一过我,心里有什么结不结的了。”

方石坚追问道:“到底是谁使得姑一娘一垂一爱一?”

“无回玉女”面上突呈异采,声高略显激动地道:“老前辈别问是谁,由于这份一爱一,使我有勇气活下去,从绝望中生出了希望,我本来打算一死了此残生,这份一爱一使槁木重荣,死灰复燃。”

左一个一爱一,右一个一爱一,使方石怪的心有如被撕一裂的感觉,挫了挫牙,道:“好,老夫会转告他,姑一娘一去一爱一其所一爱一吧!”

“无回玉女”的泪水在眶内打转,但仍强装出笑容,道:“老前辈说的是,一爱一其所一爱一,才是一爱一的真谛。”

方石坚一摆手,道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无回玉女”福了一福,翩然而逝。方石怪木立当场,良久突然放声狂笑起来。这笑,是一种发泄,也是自嘲,心里想:“也好,这就是最好的收场,心头上压着的一块石头逄是落了地,她主动移一爱一,自己便免负不义之名。”

他奔出林子,重新上道,虽然自宽自解,但总还有一种幻灭的悲哀。

夕一陽一回照里,他来到一座谷口,仇,使他的烦恼全消。这是他根据“伤心客”所列的名单,拜访的第一个仇人。

谷道幽深,连羊肠小径都没有,看来平时是无人涉足。约莫里许之后,眼前豁然开朗。果木菜畦。围绕着一椽茅舍,修竹掩映下,俨然避世之居。方石怪径叩柴扉,冷冷发语道:“里面有人吗?”

屋里一个带着惊惶的声音道:“何方朋友?”

“不速之客!”

“有什么指教?”

“专名奉访。”

“上姓大名?”

“见了面就知道!”

“咿呀”一声,柴扉开启,现身的是个黄衣老有,年纪在六旬上下,朝方石坚上下打量,惶惑地道:“阁下何方高人?来到荒居何事?”

方石怪冰寒一陰一森道:“你是‘昊天剑客’孔一剑?”

黄衣老有瞪大了眼,向后退了两步,惊声道:“阁下到底是谁?”

方石怪一脚跨入草堂,黄衣老人直退到居中的木桌边,方石坚目中骤现煞芒,揭去了面具假发,露出本来面目。

黄衣老有打了个哆嗦,栗声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“冷面修罗方石坚。”

“冷面修罗……没听说过。老夫已十余年不过问世事。你找上老夫何为?”

“索血!”

“什么?”黄衣老有目瞪如铃,他已无法再退,后背已抵桌沿。

方石时咬着牙道:“孔一武,你还记得芒山道上夺剑杀人物事吗?”

黄衣老有脸色顿成灰败,抖动着口一唇道:“什么,你……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“在下便是‘鸳鸯双剑’的遗孤,明白了吧?”

“你……来找老夫报仇?”

“不错,人必须为其所为付出代价。”

黄衣老人脸孔一阵一抽一搐,额上现出了汗珠,仰首一声长叹,道:“你下手吧,老夫没话说。”

方石怪反而为之一怔,吐口气道:“你倒很干脆,但你得先回答我个问题……”

“什么问题?”

“当年参与行动的都是些什么人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?”

“老夫只为个人的行为付出代价。”

“再问你,那一柄一玉剑落在何人之手?”

“不知道!”

又是一个不知道,方石怪杀机大炽,冷厉地道:“你再敢说一个不知道,我要你一寸一寸的死!”

衣黄衣老人惨然一笑道:“不管怎么死,反正是死,人只能死一次,何惧之有?”

方石坚霍地撩衣一抽一也半长不短的铁剑,抵上对方的心窝,大声道:“说!”

奇怪,黄衣老有竟然丝毫也没有反抗的迹象,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怪事,别说是人,就是禽兽在生命受威胁时都会反抗的,何况是一人成名的武林人物。方石怪怨恨充胸,不遑去思索这问题,剑尖一颤,入肉三分,黄衣老人打了一个震颤,哼出了声。方石坚切齿道:“你说出来,本人给你一个痛快。”

黄衣老有双目一闭,道:“无可奉告!”

方石坚气极欲狂,手中剑横直一剑,惨哼声中,黄衣老人衣裂肉锭,一个交叉十字,血水汩一汩而冒,方石坚狂吼道:“孔一武,你说是不说?”

黄衣人颤声道: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[ 返回书目 ]

提示:左右键可以快速翻页哦~


上一篇:第二九章 巧逢怪僧

下一篇:第三一章 血钱魅影


章节标题:第三十章 铁剑无敌

章节地址:http://www.wenxuetiandi.com/wuxia/chenqingyun/lingmianke/xs135701.html